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
春晚导演究竟有多难
作者:admin  日期:2020-06-30 03:36 来源:未知 浏览:

  总导演接了春晚这摊活,就相当于接了一个最烫手的山芋,需要面临领导的压力、观众的压力以及各种利益交织所带来的压力。

  近日,一则“羊年春晚或将停办”的消息在网上引起热议。“春晚”这道年夜大餐尽管已日渐成为“鸡肋”,但在很多人心中,它依然是年俗的一部分,一旦缺失,这年味也就少了些。

  引发今年春晚停办揣测的导火索是总导演迟迟未定的消息。按照惯例,每年7月中下旬,最迟8月下旬,央视就会对外公布总导演名单,早早为春晚预热。2013年,央视提前半年就宣布冯小刚担任马年春晚总导演,但到了今年,9月过半了总导演依然悬而未决。到底是央视内部黔驴技穷,还是候选导演纷纷避之不及,我们不得而知。

  但我们知道,春晚导演确实不好选,春晚导演也确实不好当。究竟有多难选,有多难当,本期《点解》就来为您揭秘春晚导演选拔背后的故事。

  从1983年至今,春晚已经举办了31届,但总导演的选拔途径却只有两种——任命制和竞标制。

  曾有报纸在建国60年之际做了一个“百姓最喜爱春晚投票”,当选的是1983年春晚——传统意义上的第一届春晚。

  那届春晚的荣光属于导演黄一鹤,他破天荒地推出四条举措:实况直播、设主持人、设热线电话、请国家领导人出席,让春晚不仅登上了历史舞台,更引发了巨大回响。

  那他是如何当上总导演的呢?据他称是恰好轮上了。其实早在1958年初,前身为北京电视台的央视每年都有联欢晚会,只不过当时是录播的,导演也不固定,大家轮着来。正好1983年,领导决定将这档联欢晚会从录播变成直播,按照当时的轮换制,正好轮到了黄一鹤。

  由于1983年的春晚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央视随即打破“轮换制”,指定黄一鹤又连续执导了三届春晚,开启了导演任命制度的先河。此后,邓在军、赵安、张晓海、郎昆等几位导演,都是在领导任命的情况下,担任春晚总导演一职。

  90年代后,越来越多的年轻导演希望能执导这台万众瞩目的晚会。因而,纯粹靠任命来指定春晚导演的方式就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如何找到最合适的总导演人选,就需要技术性的解决方式,竞标制就此应运而生。

  首先提出竞标方式的是张子扬,他也是央视竞标导演第一人。他在与时任央视台长的杨伟光谈话时,提出用竞标的方式选导演,“既可以打破领导的思维惯性,节目推陈出新,又可以给予新人平等竞争的机会。”不久,杨伟光就宣布1993年春节联欢晚将在文艺中心内部实行导演与方案招标,至此,央视导演选拨由任命制转入竞聘制。

  纵观央视历年的竞标规则,虽有少许变化,大体上却仍很传统竞标一样。基本流程如下:确定招标名额——导演提交竞标方案——抽序号排序——竞标会进行方案演讲(每组15分钟)——领导层层审查——电视专家讨论、评估、论证——高层无记名投票——广电总局报批——公布总导演人选。

  竞标制的出现给新锐导演开辟了一条执掌春晚的通道,但逐渐的也开始有了一些“走形式”、“内定说”的质疑。

  90年代后,也许自知不管如何折腾,央视总导演的遴选都会被外界视为内部的排排坐,到2011年,央视彻底地将竞标从形式到实质上抛弃。

  2011年被指定的总导演是陈临春、马东、柳钢组成的三人组。据悉,央视之所以选择将已经运行十多年的“竞标制”改为“任命制”,是因为央视内部忙于改制,直接影响到兔年春晚筹备,故选择了经验丰富的老导演陈临春坐镇。至此,春晚总导演的选择又从竞标竞聘回归到了任命。

  随后,2012年、2013年的总导演均为哈文,也是领导直接任命的导演。哈文对春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冒着损失7亿天价广告费的风险,坚持取消了广告,可惜依旧得到的是毁誉参半的评价。

  2014年,央视把这台晚会的重任交给了冯小刚,让外界觉得央视真正开始了“开门办春晚”,其实不然,冯小刚依然是“高层点将”的任命式。只不过这次高层点将,将范围从央视扩大了而已。

  2013年,冯小刚接棒春晚总导演的时候,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就不感谢领导了,因为我顶着骂名干这件事儿,领导应该感谢我。”

  确实,春晚总导演不好当,说白了,就是个专受夹板气的角色。冯小刚也好,哈文也好,郎昆也好,还是2015年即将上位的新导演也好,接了春晚这摊活,就相当于接了一个最烫手的山芋,需要面临领导的压力、观众的压力以及各种利益交织所带来的压力。

  近几年,观众对于春晚的不满,主要源于语言类节目数量少且质量差。其实每年参选的语言类节目很多,但最终都在层层审核中被毙掉。这是因为作为一台国家级晚会,春晚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政治意义,每个节目,都要经过政治、经济、社会、伦理、民族、文化、格调等标尺的精测细量。那些观众所喜闻乐见的,未必就能通过检验;即便侥幸通过,也将被改造得面目全非。

  曾有人披露春晚语言类节目的六大审查标准:像情景喜剧一样有好桥段;包袱明显且甩得快;不能丑化社会;笑了之后还能感觉到有深度;主题不能雷同;不能超时。而负责审查这些节目的“有关部门”则多达十几个,除了常见的中宣部、文化部、广电总局、央视,还有工会、团委、妇联等部门,甚至还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单位。每个部门都有他们的意见,而导演的权力则排在十名开外。

  近几年,除了要接受一大帮领导的指挥外,春晚导演还承担着来自广告商、赞助商、关系户等各方面的压力。众所周知,上春晚可是在全国人民面前露脸的好机会,所以谁都想给春晚导演塞条子走个后门,有报道称,一台春晚导演们可收到各种领导递来的条子近百张。

  除了“条子”,各级赞助商、广告商如何妥当安排也是让春晚导演极为头疼。历年春晚的广告费用以亿元计,植入广告吧,观众骂,不植入广告吧,老板骂,春晚导演两头受气。尽管近两年的春晚已经取消了不少广告,但观众席中还有很大部分的“客户票”,谁能发言?谁能上镜?镜头给几秒?全部都得考虑好。台下观众可能只露脸一秒,背后却交织着百万利益的博弈。

  为了改变这个现状,央视也一直在努力。外聘冯小刚就被认为是整顿春晚“不正之风”的举动,结果呢?马年春晚的舞台上,李敏镐、张国立、姚贝娜、张靓颖、王铮亮……一连串与华谊相关的艺人,生生让一台全民联欢会变成了公司年会。

  不仅如此,作为全国人民“年夜饭”的掌勺人,总导演需要考虑到13亿人民的口味,充分照顾到各年龄、各阶层观众的喜好与需求。重口难调不说,一旦最后这味道不对,还得承受全国人民排山倒海的批评。

  早些年,春晚就算出现纰漏,观众们说说笑笑也就过了,近几年来,随着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吐槽春晚成为了新趋势。春晚一开始,段子手就开始出动,普通观众也瞪大了眼,不是为了看节目,而是为了及时捕捉各种吐槽点。魔术穿帮这种大纰漏就不说了,“找力宏”什么的,直接掀起了全民狂欢。

  辛辛苦苦,平衡了各方利益才搭建的春晚,最终成为了全民狂欢的对象,劳心劳力的导演还得默默的承受观众的板砖,这样的压力,确实不是谁都能扛住的。

  央视官博发声明称:“春晚不停办,好饭不怕晚”。但晚出炉的饭真的会是一顿让人大快朵颐的盛宴吗?春晚导演的选拔,不管是任命制也好,竞标制也罢,如今都难以改变春晚就古不化的顽疾和日渐式微的现状。传闻称羊年春晚的总导演花落吕逸涛,曾有过两届春晚执行导演和一届元宵晚会总导演经历的他,不知将如何烹饪今年的春晚大餐。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