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49码三中三公式阵图 >
如何解释《被解救的姜戈》中舒尔茨为什么最后宁可同归于尽也不愿
作者:admin  日期:2020-06-29 02:20 来源:未知 浏览:

  对于昆丁·塔伦蒂诺的《Django》,在翻译的时候,有两种中文名——《被解救的姜戈》,和《被解放的姜戈》。笔者更偏爱后者。解救打拐妇女的解救与民族大解放的解放,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姜戈本来就是非洲丛林的意思,所以这个标题有被解放的非洲,被解放的黑奴的隐喻意味。

  昆叔这个没能沐浴过正统CINEMA教育,而是从小就混迹于打口碟市场的“文艺混混”,总是“影不惊人导不休”,很难像学院派那样有板有眼,如准备法餐一般讲传统,又讲章法地端出一套中规中矩的电影大餐,令吹毛求疵的评委和观众们顺理成章心悦诚服地举起记分牌。这让我想起了星爷《武状元苏乞儿》里的场景,评委的牌子上赫然写着“无耻”。可是不得不说,老婆饼里不见得就有老婆,夫妻肺片里不见得就有夫妻,其吊儿郎当的扮相,与形散而神不散的气质,却丝毫不逊色于前辈塞吉奥·考布西的经典之作。

  昆叔不量产电影,也不是胶片的搬运工,翻拍老片也好,向经典致敬也好,几年磨一剑,《12个坏小子》到《无耻混蛋》,从《姜戈》到《被解放的姜戈》,换一种演绎方式,却做得出枯木逢春的效果,令人醍醐灌顶,瞠目结舌,这就是天才的塔伦蒂诺。

  遍布种植园的美国土地上,一群趾高气扬的庄园主的狗崽子,正在鞭挞一位美丽的姑娘玛丽亚,幸得姜戈的解救。他神秘而冷峻,拖着一副棺材板游走于泥泞的荒野。姜戈带着玛丽亚来到荒凉的小镇,人们对他们充满好奇,更对这副棺材惶惶不安。这样一部经典意大利西部片,曾在多国遭到禁播。

  2012年,昆叔将同样的主题搬上银幕,洒番茄酱的同时,就着自由的主旋律,引吭高歌。

  仅仅用暴力美学来给昆叔贴标签,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个长着茄子脸的口吃小胖子不仅仅会玩火药和番茄酱,他的格调,你懂,你爽。

  无论是从角色设计,剧情发展需要,还是整个影片的风格和主题上来说,他都必须死。

  有人说这种无厘头的风格符合昆丁·塔伦蒂诺的套路,就是绝对不按套路出牌,始终吊足观众胃口。你觉得医生和姜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就要成功营救女主了的时候,算不到黑人管家出来揭发,前功尽弃;你觉得折财免灾,赔了钱就可以溜之大吉的时候,却不料庄园主跳出来偏偏要求握手,羞辱舒尔茨;你觉得钱赔都赔了,人也救了,大不了握个手就可以散了的时候,殊不知舒尔茨却拔枪射击;你觉得混乱中快枪手姜戈本应该大显身手的时候,想不过舒尔茨一枪就被保镖干掉了......一切都不按照观众的逻辑来,让你始终被一个又一个的意外逗得瞠目结舌。这就是昆丁,鬼才。

  但是昆叔的没有套路,恰恰是最有套路。就好比《无耻混蛋》中德国军官抓犹太人那一段戏,天才演技的克里斯托弗·瓦尔兹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讲外语,喝牛奶......每一句话都是在作,在秀,每一个动作都是猫在整死老鼠之前的嬉戏。你TM早就有证据为什么不铐起来打?你TM懂的语言那么多为什么不去外交部?你TM怕下毒自己为什么不带水?就是要作,就是要抽丝剥茧,让屋主的心理防线一点点崩溃,崩溃到去点烟压惊。不过你有烟斗,我也有!当军官掏出一个硕大无比的烟斗时,仿佛在说:“小贼,你敢跟我比谁更作吗?你还嫩!”。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后面的结果也可想而知了——礼貌地,配合地,看起来坚毅勇敢,沉着冷静的抵抗者,犹太人的庇护人,就突然哭成了泪人,变成了犹大,以这种对纳粹的残忍和冷血的描绘,对人性软弱的概括带给观众的震撼,就好比辛德勒的名单里全是黑白灰的画面下,穿着红衣走过城市的那个小女孩。而这一切,又是有基础的,德国人,确实使用烟斗,再大都不为过;的确,使用外语可以防止泄密;的确,在可以心理战攻破的情况下,动动嘴皮子就拿下,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并且彻底摧毁抵抗者的意志。哪一点是无厘头?哪一点不合理?导演早就安排得缜密得天衣无缝。

  在《姜戈》里,仅仅从剧情发展的需要上看,前面这个老家伙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影片中后部几乎全部是他在说他的这样那样的小心翼翼的计策和安排,看得观众都疲劳了,谈判前精心策划,准备那么久,谈判时指鹿为马,装疯卖傻那么久,谈判完委曲求全,忍辱负重这么久,观众起码已经压抑了半个小时,你还不开两枪,也太说不过去了。

  不过,舒尔茨拔枪不拔枪,射击不射击,被杀不被杀,绝不仅仅处于导演风格和剧情安排,不是忍不住了爽一下这么简单。

  舒尔茨是欧洲移民,在美利坚这样一个新生的合众国里,他的理想是人人平等且自由,他的目标是解放黑奴,废除奴隶制。

  在南北法律尚且不同的情况下,或者说南北都支持奴隶制的情况下,他显然是站在更先进的一边,即支持废奴,而深入的区域却是奴隶制盛行的庄园主的地盘。

  舒尔茨这个角色被赋予德国国籍简直不奇怪,非常理性,非常有逻辑,办事干脆直接,冷酷无情,杀人如麻,但是并非为所欲为。他做任何事情都是建立在绅士熟虑和奉公守法的基础上。先调查清楚背景,然后做好准备,然后彬彬有礼的讲道理,讲道理不成,则武力解决。

  在片子开头,他解救姜戈的时候,并不是买下来的,是直接以赏金猎人的身份,在合理自卫的理由保护下干掉押送者以后就把人带走的。本人先就说好了喊你不要动,你还要打我,那就不要怪我冒犯。

  在这个场景里,他一句话就教化了黑人们——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这与后面姜戈在被押往采石场的路上逃脱的情节遥相呼应。

  他解救姜戈的妻子,本来有实力直接买下来,或者把姜戈训练成骨灰级杀手,抢过来(事实上后来姜戈一个人单挑一屋子人是满血过关),但是偏要大费周折的搞半天。说白了,舒尔茨压根就不认可庄园主占有黑奴的合法性,但是法律就在哪里,如果大开杀戒,那就很LOW了。医生根本就没打算要交易,而是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法律的漏洞,骗回来。这比起穷兵黩武来说,智慧太多,也是对法律的不合理,最大限度的调侃。

  答主的思路和论点都不错,但我认为你看漏了一些关键情节,影响了对舒尔茨的判断,比如,姜戈的确是买来的,而且有法律文书。片头,舒尔茨在夜晚拦截奴隶队伍,是早就打算来点强硬措施,但不是明抢,明抢的话直接放黑枪就行,用不着唧唧歪歪的,“废这事干嘛,直接一锤子下去”。

  舒尔茨尝试讲道理,用买的,讲不通,人家不买,才引发了血案。制服对方后,还到其中一个人跟前,付款,打手指摸,拿到了合法的法律文书。我觉得这个开场,是塑造人物的关键,即舒尔茨医生是一个凡事讲究规则的人,凡事都要给自己找一个合法,合理的“借口”,在这里,合法甚至要排在前面。他不认可农奴制,但他遵守法律,不认可当地规则,但遵守并维护当地规则。他这个特质,配合彬彬有礼,也就是骨子里的克制,用了整个影片来铺垫。也造就了被突破底线后的戏剧性爆发。他在糖果园,也是想正儿八经买奴隶的,尽量在合法框架没解决问题,分析后觉得不可能,才绕弯子,而并不是一开始就打算“骗”,而且这种“骗”也是在规则框架内的。底线被突破了,他忍无可忍,突破了规则,而且,自我突破了做人的规则和坚守后,他也没打算苟活,做好了接受法律制裁或是被打死的准备。

  但是,对于在糖果园舒尔茨想正儿八经的买人,我不太赞同。他并非是担心庄园主不卖,庄园主也没有说过自己就不愿意卖,只是价格高低的问题,对于庄园主来说,一个懂德语的,漂亮的女仆,确实应该是比较贵于其他奴隶的。医生是想以一个便宜的价格买到手,或者压根就没有打算买,而是骗。这都在他的计划里安排好了。

  舒尔茨本来是计划打法律的擦边球,钻奴隶制度的漏洞,从庄园里营救出姜戈的妻子,无奈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更想不到,出卖黑人的,竟然也是黑人,这就是黑奴处境的原罪和最大悲哀。在赔钱的问题上,舒尔茨很爽快,只要用钱换的来生命,即便是面对坎迪敲诈性的漫天要价,亏了就亏了。影片里他二话不说就掏腰包。此时此刻,虽然落魄,却并未跌破底线。

  签合同的时候,坎迪叫了个侍女没完没了的跟边上弹《致爱丽丝》,此时的舒尔茨显得异常的焦躁。《致爱丽丝》是什么?是医生老乡贝多芬的作品。来自于德国、或者欧洲的语言和音乐对于医生来说象征着什么?不仅仅是故乡,还有自由、平等、文明。影片中多次表现医生说到德语时的那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如果说莫扎特的音乐是来自于天国,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的旋律,那么贝多芬讴歌的则是人的苦难,自由,抗争。

  接下来围绕大仲马的叫板立刻充分反映出此时舒尔茨医生的内心活动,他对庄园主说,你用大仲马小说里的人物名给你的奴隶命名,不知道大仲马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坎迪洋洋得意。

  在一所美洲乡村风格的别墅里,一个乡巴佬土豪暴发户嘚瑟得不得了,拿老祖宗的经典来洗刷欧洲的人文主义,这已经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第二次交锋,已经压线。在舒尔茨眼中,坎迪是一个毫无人性可言,践踏人类文明的渣滓。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强忍着愤怒,恭恭敬敬的请庄园主把赎身契签了。

  照理说,该丢的脸已经丢了,该赔的钱已经赔了,该赎的人已经赎了,应付完手续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了,大不了以后再不回来。事实上,医生也是这样想的。

  也是作,也是挽回一点最后的尊严,偏偏要嘴硬——舒尔茨对坎迪说:按照我们那里的礼节,通常会说再会,但是对于你,我会说别了。潜台词是,你不配作为一个文明人,享受再见这个礼貌的告别语,同时你作为一个活人,已经享受了我对死人的问候语。就是这一作,坏了事。注意看莱昂纳多的表情——从得意变成愤怒。此时的内心独白是——你输家嘚瑟个什么?

  舒尔茨认可庄园主成为了游戏的赢家,因为本来就是智力游戏,在凭借一己之力无法改变大环境的情况下,愿赌服输,但是服输并不等于就认可庄园主思想立场,以及他主张的奴隶制度。

  也就是说,舒尔茨为了救下姜戈的妻子,只求一个和而不同。巧就巧在,他非要把自己和而不同的观点表达出来,无非是跟庄园主叫板——你现实里是赢了,课精神上我并不服输。

  于是现在坎迪坚持要求舒尔茨与他握手了,并且强调,这是我们这里的习惯,这不仅仅是在侮辱舒尔茨的智商,并且是在玷污他的信仰。

  坎迪说舒尔茨是个输不起的输家,是指他不接受美国南方通行的这种暴发户式的践踏人类平等、自由、尊严的玩法。

  只要舒尔茨与他握手,完成交易,即等于是承认合法买卖奴隶,承认奴隶制,这就不只是智力较量输了赔钱这么简单了,这是在侮辱姜戈和她的妻子,与舒尔茨奋斗争取和拼搏捍卫的目标相悖:如果他握手,便从一个解放奴隶的斗士,变成了奴隶贩子。如果他握手,则是相当于和一个自己唾弃的毫无道德可言的败类平起平坐,称兄道弟,并且,是在一个自己言传身教,精心培养的种子面前,告诉他,面对暴君,我们无能为力。

  可能舒尔茨意识到自己祸从口出的时候已经晚了,亦或是本医生一直就这尿性。而笔者却认为舒尔茨并非故意作死,他已经保持了最大限度的理性和克制,但是最后这底线,是无法不坚守的,在人的尊严受到践踏的时候,舒尔茨选择超越法律,当然超越法律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同归于尽。

  医生举枪射击,一发子弹不偏不倚穿过坎迪胸前的白花正中心,鲜血流出,染红了这朵花,镜头给了特写。面对占有绝对优势的暴君,最终只有“拿鲜血来浇灌自由之花”了。

  注意看坎迪是退后两步倒在了书架以前,死得干脆而窝囊,而医生是被散弹击中以后腾空而起,嵌进了书柜,在如羽毛般飞舞的象征文明的纸张中华丽的死去。

  舒尔茨代表的是欧洲启蒙运动的曙光,庄园主代表的是美国早期落后的奴隶制。

  舒尔茨一个人抗争是远远不够的,他除了抗争以外,要致力于唤醒被压迫的黑奴奋起反抗。整个影片伟大之处在于,舒尔茨争取和捍卫的不只是DU立和自由,而是致力于让人们真的理解人人平等,靠自己争取独立和自由的意义,也是用自己的死,捍卫不可侵犯的人权,唤醒姜戈,在用智慧钻法律的漏洞已经行不通了的时候,拿起枪,用暴力解决问题。宁愿死,也绝不妥协。舒尔茨的死,诠释了那个时代的一种精神信仰。也使得《姜戈》上升到了某种西部片,战争片,不可超越的高度,成为以黑色幽默的调子,弘扬自由平等主旋律的模板。

  黑人的原罪,来自于过人的耐力和无脑的温顺,还有狭隘的自我背叛与自相残杀。这是非洲与黑奴贩运长达几个世纪的苦难的根源。那仅有的一点点思考能力和对自由的向往,早已被枷锁、黑船一点点抹杀。一颗头骨,一套《进化论》,像不可逃脱的地心引力,宣判了无数黑奴不可改变的悲惨命运。而《被解放的姜戈》,医生和姜戈,却要告诉世人一个道理,黑人不是不能,而是未曾开化。

  影片讲述了姜戈被启蒙的过程,读书学法,骑马射击,舒尔茨医生从技术上,思想上,一点一点启蒙这个天赋秉异的苗子,让自由之光照耀最黑暗的土地,最后用自己的死来告诉他,自由,需要智慧和鲜血来捍卫。最后姜戈做到了。当他镇定自若的讲了一个故事,把矿场押运员骗得一愣一愣,然后秒杀三个白人傻小子的时候,囚笼里奴隶的眼中,投射出惊叹、认可、恍然大悟的光芒。

  如果说影片前半截姜戈都只是个负责拔枪射击拉风炫酷的动作戏的配角,那么在舒尔茨医生倒下以后不足十分钟的时间里,他的表现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医生死了,但是他的思想早已如同种子一般在姜戈的脑中生根发芽,并将由他洒向整个世界。

  电影就是电影,从剧本到拍摄,到剪辑,每一个环节都是事先经过精密策划的,每一个场景,每一寸胶片都由不得导演任意发挥,要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进行叙述,并且要最大限度的表达内容。

  只要舒尔茨与他握手,完成交易,即等于是承认合法买卖奴隶,承认奴隶制,这就不只是游戏输了赔钱这么简单了,这与他终身奋斗争取和捍卫的目标相悖:如果他握手,便从一个解放奴隶的斗士,变成了奴隶贩子。

  同意曾锴对于舒尔茨之于法律的尊重的分析,但是对于奴隶制却有些偏颇。 但是其实舒尔茨本人,一开始是完全承认奴隶制度的,尽管他不欣赏。片中他亲口承认奴隶制的合法性,因为在当时的美国,无论南北,奴隶制都是合法的。

  杀掉姜戈的前主人兄弟实出于自卫(钻法律空子),但舒尔茨当时的目的,影片交代得非常清楚。找到姜戈,无非是为了ID他本人要猎捕的三兄弟,而不是为了单纯解放一个奴隶。况且,在死马身下挣扎的那人,尽管不愿意,舒尔茨还是强行付清125美元购入并获得所有权文书,同时签署了bill of sale. 尽管手段有些下作,当时交易实际已经完成。在卖家归天之后,bill of sale成为这桩交易的合法凭证。他本人在篝火旁和姜戈讨论合作细节时也是清楚表明,杀Brittle 三兄弟,分姜戈75美元,给一匹马,同时赋予他自由。

  应该说,在和姜戈一起合作赏金猎人的过程中,舒尔茨医生也重新认识到自己。姜戈就是现实中为了解救自己妻子鲁姆希尔达的神话勇士,不畏黑龙,不畏火焰,这对于充满自由浪漫注意的游侠医生舒尔茨也是产生了很大的触动的。一个远跨重洋的德国人,亲历一个黑人演绎一个德国神话,这也让他下定决心要帮助姜戈深入奴隶制最根深蒂固的密西西比。而他本人也时清楚地知道此行的艰险不同以往,才想出要智取而不是强攻,

  当然了,如果你们还不信,我还会告诉你们,doctor华丽丽地从袖子里掏枪到射死小李子只用了2秒,而从小李子一脸不可置信地捂胸到doctor被射死之间却足足有28秒

  对于舒尔茨最后的拔枪,我倾向于陈意卿的分析,恼羞成怒加头脑发热。自负的舒尔茨医生机关算尽最后被黑人老奴给戳穿,本想空手套白狼助姜戈骗回老婆,最后却落得赔本$12,000. 作为生意人的舒尔茨,一方面甩手认输,毕竟对方人多势众。但内心确很窝火愤怒,Monsieur Candie最后的理不饶人的步步进逼非要握手才能完成交易,一向清高自负处处掌握主动的舒尔茨医生不屑于同做人这么low的小李握手,头脑一发热就拔枪把小李给蹦了。实谓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对于他本人在拔枪那一刻,恐怕也没有考虑到事后如何脱身,才有了最后一幕-----舒尔茨对姜戈摊手的无奈和抱歉(实在忍不下去了阿。。。。)毕竟此举让他营救妻子的行动基本报废,这一幕的设计还是很符合昆丁的黑色幽默的,但却又合情合理。至于道义奴隶制,觉得有点过度解读了。

  姜戈对于这突发的高潮也是应对不及,最后差点被做了太监。。。至于那28秒与2秒的差异,完全是蒙太奇的效果,28秒是慢镜头啊。。让子弹飞那么久,舒尔茨都可以后空翻720接转体360接侧空翻躲开子弹了。。。(跑题了,那样就是骇客帝国的neo了)

  对了,还有种解读,舒尔茨医生的袖枪很小,很可能一次就只能填发一枚子弹,杀了小李。。。然后。。然后就没有下一步计划了,Jamie Fox 就被坑了。。不过导演兼编剧的昆丁不会让姜戈就这么拿锤子砸一辈子石头的,主角光环嘛,毕竟是好莱坞片,结局还是有点皆大欢喜的.

  ---------------------------------------------------------------------------------------------------------------------

  多谢,温航菁的指正,该片首周在米国拿下三千万的票房。 查了下box office mojo 和 维基的数据,北美总票房1.62 亿, 海外票房2.62 亿,总票房4.25 亿。之前没有仔细查证,引用了过时数据,错把首周票房当成了全美总票房。对于昆丁这不R级的电影,票房还是很好的。

  很多含义被人为解读了。我倒是觉得这个设置很简单,就是率性。这和导演的风格也相似。昆丁的电影里暴力是极其优美的,不但拍的优美,让观众觉得优美,更因为导演内心确实觉得暴力就是很优美的。

  题材很明显是反对蓄奴制,甚至是有点戏谑的嘲讽。而牙医明显是个欧洲老绅士,对任何本性善良的人都很优雅,包括对可怜的黑奴。但牙医不是老好人,他是人格健全并且个性鲜明的人。如果牙医的角色由中国编剧和导演塑造,完全会成为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斗士”的形象,全是“党”性,毫无人性。这样的人物基本不存在,即使存在了也不招人喜欢。

  电影是为了讲故事,故事关键在于人物,人物重点在乎性格。反过来,从本质上说电影就是表现人物性格(任何讲故事的形式都可以归结于此)。人物性格的表现很多,语言、动作、表情。

  牙医选择枪杀小李子,其实目的太简单了,就是“我他妈真的受不了这傻逼洋洋得意的样子”。这一点在阻止演奏贝多芬的时候是个情绪铺垫。绅士是有人性的,是会同情的。如果小李子不摆出那副洋洋得意的姿态,这个故事完全像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人物性格不会那么饱满。所以导演选择枪杀小李子,目的很简单,就是让牙医这个角色更招人喜欢,或者说招导演喜欢。

  其实还有一个更简单的解释,就是,你让昆丁这样的大流氓看着一个衣冠楚楚的傻逼嘚瑟,还要保持克制,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暴力,暴力才是大流氓心里最得意的解决办法,别管这个大流氓现在如何人模狗样。冯唐的书里,姜文的电影里,王朔的小说里,昆丁的电影里,都有大流氓,他们很无耻,很暴力,很像人,所以都很可爱。

  应该说,《被解放的姜戈》的剧本结构其实很传统,典型的好莱坞式孤胆英雄类型片。套用《作家之旅》的四段论:1第一道边界(第一幕的高潮)医生和姜戈杀了甜爹爹,然后是游戏时光(医生带着姜戈在那个冬天大杀四方);2磨难(第二部上篇的高潮:进入小李的庄园后,姜戈和妻子相见),3返回的路(生意险些成功,但黑奴主管破坏了交易,医生杀了小李子,姜戈被俘);4第三幕和整个故事的高潮:姜戈杀了个回马枪,救出妻子。

  本片姜戈是主人公,舒尔茨首先扮演的是“导师”和“信使”的角色,同时兼任“伙伴”。

  姜戈的正常世界是作为一个奴隶,但被舒尔茨医生救了下来(也算是平静的小镇里来了陌生人式的结构)。

  接受冒险召唤(两次,第一次是问他认不认识那三个兄弟,第二次是问他愿不愿意协助自己追捕那三个兄弟);

  考验、伙伴和敌人:接受考验:杀农田里耕作的抢劫犯,度过心理关,这一点很重要,决定了后来的姜戈大杀四方;和医生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发现敌人:拥有布隆希达的难缠的农场主小李子;

  磨难:幌子不奏效;代价巨大;庄园里黑人对姜戈的仇视;黑人主管的破坏;医生和姜戈险些被暴怒的小李子杀掉;

  携带万能药回归;救出妻子,演绎布隆希达神话的现实版:勇敢、爱情、坚贞、执着、忍耐等。

  充当三种角色(昆汀先生,舒尔茨医生真的好忙)的舒尔茨医生杀小李子是“返回的路”上的磨难之一,他不死,剧本就缺少张力,缺少奔向最后高潮的推动力。另外,舒尔茨医生在对待同是黑奴的小李子的随扈们的问题上,和姜戈是有分歧的,他不赞成姜戈对他们那么凶。如果他不死,姜戈可能无法绝决的杀戮,也就无法体现昆汀的快意恩仇。另外楼上也说了,如果医生不死,本剧的主人公就可能成了舒尔茨医生,故事也变成了废奴版的《堂吉诃德》了,姜戈成了桑丘。

  整体来说,我很喜欢这部电影,虽然这个剧本中规中矩,老老实实,很不像以往的昆汀。

  舒尔兹医生是个侠客,他只杀两种人:一是该杀的人,即法律判定死刑的逃犯,这也是他作为赏金猎人的本职工作,另外一种就是威胁了他生命的人,这一点在影片开头他购买姜戈时和影片中途枪杀田纳西农场主都有表现。

  而舒尔兹会开枪打死坎迪,一开始确实是在我的意料之外,因为这很明显不是明智之举。舒尔兹本人也在开枪之后说“对不起,我忍不住了”。应该说这一枪开得确实有意气用事的地方,而且和他本人一贯的杀人原则不相符。

  但是结合当时的具体情况,这一枪开得又顺理成章,因为坎迪触碰到了舒尔兹的底线,而且毫不退让。坎迪坚持要和他握手的行为,不仅仅是侮辱,而且是赤裸裸的威胁。

  舒尔兹来自德国,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德国是哲学的中心,是那个年代的“雅典”,文明的代名词。虽然行走在北美大陆,但舒尔兹内心是极度反对黑奴制度的,这也是为什么舒尔兹在解救姜戈后像长者带着晚辈一样一步一步地让姜戈成为真正的“自由人”。

  社会契约是文明的体现,所以舒尔兹尊重规则,放弃了把小黑妞偷出来的方案,提出了曲线购买的方法。

  虽然最后计划失败,舒尔兹不得不以高价买下小黑妞,但好歹也算完成了任务。正当舒尔兹受够了这帮野蛮人的所作所为提出永不再见的时候,坎迪却坚持要和他握手,否则交易作废,甚至威胁如果不握手就离开将开枪打死小黑妞。

  舒尔兹有自己的世界,也是他生活的底线。他和坎迪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之所以交汇就是因为小黑妞的存在。握手是坎迪对舒尔兹提出“永不再见”的反击,强迫他遵守自己的游戏规则。这对舒尔兹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他不可能和眼中的野蛮人坎迪为伍,和他握手是对自己心中的“文明”的侮辱。

  而当坎迪让手下举起枪,这种强迫就变成了威胁。舒尔兹是个游侠,他的生活是自由自在的,当这种生活被打破——他掏出手枪,打死了威胁者。

  虽然我们也可以从中解读出另一个信息,那就是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必呈一时之快而坏了大事。但不得不说,舒尔兹所体现出来的精神是可敬的,哪怕他当时的行为确如他所说,是“忍不住了”而不是理性行为。

  加缪认为,人是突然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们可能下一秒就因为什么事故死去,带着我们所有未完成的目标进棺材。换句话说,人生是没有目的的,宇宙也是没有目的的,我们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这个世界,最后又莫名其妙地死去。我们的人生不会像电影一样有开头,发展,高潮和结尾,大部分人都是平平淡淡,稀里糊涂地开始和结束,因而人生是荒谬的。

  但是人活着不可能没有目的,哪怕思考下一顿饭吃什么,都是活下去的一个小目的。而在平淡的生活下,人必须要有一个让自己持续活下去的理由,或者说是生活的底线,当底线被打破,就用生命去抗争。

  对舒尔兹来说,生活应该自由自在,他遵守法律,惩恶扬善。如果要让他和眼中随意打杀黑奴的野蛮人为伍,是无法容忍的。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或者说,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有的人仅仅是为了活下去,有些人则可能希望活得自在一些,当这个世界受到侵犯,就值得用生命去抗争。

  对大部分黑奴来说,能够活下去就可以了,因此当生命受到威胁时,就会奋力地反抗。这也是历史上大部分老百姓的生活状态,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造反。但是对于像舒尔兹这样带点理想主义的人来说,仅仅活着是不够的,生活还要有点追求。这里的追求不是所谓的人生理想,而是自我追求的一种生活状态,当这种状态被打破,要么用生命去抗争,要么壮烈地死去。

  其实瓦叔袖子里藏的小手枪里至少有两发子弹,这点在之前瓦叔带小姜在小镇上击毙镇警长可以看出。瓦叔在出手干掉小李子之后,完全有时间也有能力再给身后的帽子哥一枪,但是瓦叔放弃了,影片中他扬起双手,还敞开整个前胸,略带羞涩和自嘲地看向小姜(其实也是观众)解释:“我实在不能再忍受了”。然后就被帽子哥轰飞出去,华丽丽地挂了。

  在我理解中,瓦叔从来不是一个主动的反奴隶制的解放者,至少他本人不承认他有这么高尚。作为来自信奉人权自由平等欧洲大陆的德国人,他对奴隶制确实充满厌恶,认为那是“愚蠢”的制度;作为与司法机关合作的赏金猎人,他信奉并尊重法律规则,哪怕规则有时候不合理。这就可以解释他买下小姜后还要向小姜解释并道歉。但随着和小姜基情发展一个冬天之后,侠肝义胆的本性加上对故土文化的眷恋使得医生决定冒险和小姜一起去密西西比救姜太。这时候医生和小姜的关系已经从生意合伙人变成了三观同一的朋友。但是,营救的手段是遵从奴隶制,低成本合法购买,而非拿着武器暴走强抢。

  然后,小李登场了,小李是个典型的南方种植园主,对于奴隶制存废之类的宏大叙事完全价值无涉,黑奴对于小李只是财产。小李感兴趣的事情就是赚钱,任何人不能在赚钱上欺骗他,所以他在杰克逊的提醒下意识到自己将会在虚假交易中被骗,就利用瓦叔的同情心在饭桌上狠敲了一笔。

  瓦叔被人用枪指着敲诈肯定不快活,就开始拿小李没文化说事,扯什么书架上的大仲马,想在道德制高点上扳回一局。小李骨子里的文化自卑和身份自负使得他坚持要和老瓦握手,目的就是告诉医生:别你妹装清高,契约达成的前提是你我都遵从奴隶交易的制度本身。于是,问题来了,老瓦已经赔钱败了,小李还要咄咄逼人调戏老瓦的价值观底线,不然就毙了姜太。老瓦可以忍受强迫交易、敲诈勒索,但无法接受自己价值观的受辱,但不接受握手这一契约达成的仪式符号,不仅无法带走姜太,还要害她丧命。最终,无法在这道题做出选择的老瓦选择暴走一枪轰了奸诈残忍的出题人小李。但这样老瓦就破坏了规则,违背了他遵守规则的底线,违背了他一直教育小姜合法理性的初衷,所以,尽管他可以继续开枪杀出去,却用类似自裁的方式选择离开。

  瓦叔在电影里一直是作为小姜的导师存在的,从瓦叔暴走开枪一刻起,此前瓦叔对小姜关于遵守规则的启蒙教育模式宣告失败。暴走成为最后一课:如果实在忍受不了规则,最终可以打破规则。被解救的小姜此时才成为被解放的小姜。

  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前面一直在做了铺垫,从一开始血腥的曼丁哥格斗,再到路上残暴的用恶犬咬食逃跑的黑奴,再到饭桌上被识破时的又惊又辱,这些铺垫已经有足够的理由演变成一次必然的冲突,缺少的只是一个爆发点而已,后面一副赢家姿态的小李,一个残暴唯利是图农场主居然奏起了贝多芬的致爱丽丝这样崇尚美和爱的曲子,无疑是巨大的讽刺,最后小李洋洋得意强制要求双方握手才能算是完成交易,握手代表什么?代表的是对对方的认同,对于牙医这么有原则的人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最终只好平静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们不是同一类人,然后同归于尽。

  一位绅士,唯有血性才是构成他的体面的基石,正直与忠诚,没有血性的铺垫,就不能成其为正直与忠诚。所有荣耀,都源于此。

  昆汀用理想主义的笔触,为观众带来这部饱含温情与热烈的电影。19世纪中叶的美利坚,自诩自由平等,但遍地却是对于黑人的偏见、憎恶和奴役,这叫虚伪。舒尔茨医生就是孤胆英雄,为他所过之处种下了开化博爱的种子——以彼时远远超越普罗大众及社会精英的胸襟和做法。我不知道在历史乃至现实里几人敢于如此凭一腔热血去实干,但只要有这种人,定会名垂青史。比干,谭嗣同,文天祥,苏武,都属此类,义薄云天,男人中的大丈夫。电影,则日本的《十三刺客》也有这种血性和视死如归。

  联想很多,小至一人一家,中至一村一社,大至一省一国,兴旺或没落,光荣或屈辱,从文明的纬度来看,精明不精明也许会导致富庶贫穷,但甘于被奴役,凡事不敢为天下先,则无从传家无从传国。“楚虽三户,亡秦者必楚也”,何其豪气干云。没有鲜血,焉有自由和尊严?仁者身已死,精神永流传。舒尔茨医生虽死,姜戈(非洲丛林)会在他的遗体上致以深切的敬爱,死生亦大矣。

  我很好奇,为什么我看的各个版本都要把【i couldnt resist】翻译成【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里只是医生临死之前在insist和resist之间玩了一个语言的梗,相当于,

Power by DedeCms